入職了,神的呼召清晰嗎?(上)

作者:劉欣安醫生
界別:醫療界
發布:2018-09-01
shutterstock_641397685
醫學生時代的我,沒有大志要當哪一專科的醫生。我自以為性格內向,嚮往研究奇難雜症,應該會適合內科。若要向病人傳福音,最迫切的禾場莫過於臨床腫瘤科。我應該不會是那種整天在手術室、外表冷酷的外科醫生吧?但是,想不到當上實習醫生的一年裏,這觀念會 180 度扭轉。
 
陌生的骨科,是我「第一水」即首三個月的實習輪換。骨科正式的名稱是創傷及矯型外科。換言之,我要在這部門處理很多由皮外肌腱至關節骨折等創傷;也要面對手、腳和脊柱因天生、腫瘤、受傷、炎症或退化引至的畸型和殘障。由一個只識讀書考試的醫學生,變成一個要「落手落腳」打石膏、做小手術和設計療程的實習醫生,是多新鮮有趣。獲醫治的病人滿意,有份行醫的實習醫生也滿足。骨科病人大都是活潑有生氣的,有被護士發現偷食的糖尿足病病人,有嚷著肚餓等候手術的病人,有帶著矯型支架的骨科病童玩耍。即使是身體殘缺的病人,都會得到復康團隊包括物理、職業和義肢治療師的幫助,建立新的生活模式和意義。
 
有時候,實習醫生能夠協助大手術,我就有份體驗「著緊」手術後病人的醫者心情了。這樣我渡過了快樂的骨科實習,進入先甜後苦的伊利沙伯醫院內科地獄。在內科病房工作,實習醫生會受訓為一個高速的抽血、打點滴、收急症、做心電圖和心胸外壓的機器。這機器要在三日一候召的 36 小時不停地工作,有時候更加要過兩日一候召,即一日通宵一日睡覺的非人生活。在「為奴之地」,素不相識的中大畢業生和港大畢業生,變得同舟共濟。信徒會彼此鼓勵,報告附近有晚間崇拜的教會,當値午夜我們有幸就在便利店遇上食飯。我最怕到腎科和血癌病房,那些病人抽血難度高之外,那裡總令我聞到死人的味道。有一晚當値,我隱約聽到有人叫我的名字「欣安」。幽暗的燈光下,我看見躺在病床上的,是舅父。他再次心臟病發入院,住在腎科病房。我沒有什麼可為他做,只有握著他的手。那一晚是我最後一次見他。有一個病房,住滿了插喉用呼吸器維生的病人,他們多是病情危殆呈現死亡徵狀。面對無法治癒之症,若主診醫生沒有諮詢家屬,拒絕為病人施行心肺復甦急救的同意,護士就會請當值實習醫生「見家長」。這預告死亡的苦差,比只能控制病情的治療更無奈。求主指教我當說的話。
 

倘若你不是基督徒,而在瀏覽本網站後,你希望更多認識基督教信仰,鼓勵你到附近的基督教教會聚會,願神賜福予你。
歡迎原文或原條短片/錄音轉載,有關使用須知請參閱本網站的使用條款。文章、短片/錄音及資料等均有版權,為免日後出現版權問題,未經版權擁有人同意前,請勿另行出版及易名投稿於任何媒體。謝謝!

请稍候
作者簡介
劉欣安醫生

劉欣安醫生
Contact: mpm@hkcmi.edu

劉欣安醫生在中學時代學校團契信主,其後加入屯門平安福音堂聚會。大學其間參與學園傳道會的福音佈道事工,和醫學院基督徒團契服事。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畢業後,加入威爾斯親王醫院創傷及矯型外科(骨科)部門,接受專科培訓。受訓早年曾參與國際專業服務(MSI) 的國內醫療義診及手術。專科畢業後擔任威爾斯醫院駐院專科醫生。前任職將軍澳醫院創傷及矯型外科部門副顧問醫生,兼任香港大學醫學院榮譽助理教授及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榮譽助理教授。

劉欣安醫生專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