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穩妥的事業裏,在錦繡的前程中,我們陶醉、我們沉迷!

作者:劉欣安醫生
界別:醫療界
發布:2018-09-05
shutterstock_1011835294
無論在公營或私營機構工作,不同醫生面對大不同的服務對象與性質。除了為人熟知的內外婦產兒,還有解剖、微生物、X光、教學、科硏、醫療法律、行政等等。基督徒醫生在職場上,各自各精彩地活出信仰的挑戰與試煉。不過,醫生們擁有共同的專業地位、尊崇的社會形象、殷勤不倦的成長過程、刻苦犧牲的服務經歷、及理性權威的診斷決定。這些共通點,都成為信靠自我的偶像、活出新生命的絆腳石。

一、沉醉美名的工作
我可以肯定九成的醫生,對病人都存有愛心和憐憫,願意人生花上六年醫學課程,接受多年專科訓練,學習救命治病。這高尚的道德觀,可說與基督為罪人捨命的犧牲精神不謀而合。愛心的工作換來病人得醫治與感謝的讚美,成為第一個令醫生飄飄然的自豪。考獲專科資格後,醫病以外的工作要求增加。隨波逐流的勞苦,消磨了事奉神的心志和活力。賦予美名的成就與貢獻,驅使醫生花上很多心思精力和時間工作。醫學科硏的新發現,手術技術的新發明,行政表現的新突破,學術論壇的新發表等等,新的任務漸漸扭曲或偏離了人生目標的航道。人不能慷慨分時間給神,就連歸榮耀給神都忘記了,生命見證也變得薄弱。

二、驕傲自我的性格
每個醫生都是Big ego, 不論大小都很理性自我。在充滿競爭的環境成長,聰明自信的特性,加上不容有錯的工作,醫生都是自義的完美主義者。所說的是權威,所作的都是偉大,沒有信仰的醫生同事很難聽福音或被福音感動。生活在傳統的師徒制度、自上而下的權力架構下,信主的醫生同事融入勾心鬥角的權力競賽中,或適應在官僚體制中順命冷漠。自我保護意識使人只相信自己,又不習慣接受改變。穩妥的事業模式、短缺的醫療資源,怕失敗的完美性格,都強化了頑固的自我。基督徒醫生小組也是一個自我的小圈子。我不是否定團契靈命成長及互相鼓勵的益處,只是觀察到大多數基督徒醫生,都冷待見證信仰可帶來的改變或影響別人。

三、迷失了的目標
以上都是醫生面對工作環境衝擊的反應,基督徒應該會與眾不同吧。當人為自己做醫生,為主做基督徒,矛盾就會出現。為做醫生而做醫生,是基於人對這個職業,立了定義與期望。為主做醫生(不單指帶職宣教士)是神對這個恩賜的職分,定了榮耀祂的計劃。我受醫學生團契導師的啟迪,立志做一個基督徒醫生。我知道這是一個要背十架的名銜,卻不明白是一個要活出合神心意目標的職事。當人沒有耐性等候並專心尋求神的旨意,醫生很快會為自己錦繡的前程,為自己理想的成就,作出俗世要求的決定和選擇。貢獻大半生為自己做醫生,忘記起初單純為了裝備自己被神所用的心志。神要忍受一個不冷不熱的醫生基督徒,真是巴不得要吐出來。

你是一個精明的醫生,烏龍的基督徒嗎?現在未必是時候明白神具體的心意,但是榮耀神的目標是清晰不過。有了這目標,人無論在順景逆景,都不會在職場迷路;基督徒醫生就能放下自我,認真看待這個恩賜的身分,警醒在崗位上見證主。
倘若你不是基督徒,而在瀏覽本網站後,你希望更多認識基督教信仰,鼓勵你到附近的基督教教會聚會,願神賜福予你。
歡迎原文或原條短片/錄音轉載,有關使用須知請參閱本網站的使用條款。文章、短片/錄音及資料等均有版權,為免日後出現版權問題,未經版權擁有人同意前,請勿另行出版及易名投稿於任何媒體。謝謝!

请稍候
作者簡介
劉欣安醫生

劉欣安醫生
Contact: mpm@hkcmi.edu

劉欣安醫生在中學時代學校團契信主,其後加入屯門平安福音堂聚會。大學其間參與學園傳道會的福音佈道事工,和醫學院基督徒團契服事。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畢業後,加入威爾斯親王醫院創傷及矯型外科(骨科)部門,接受專科培訓。受訓早年曾參與國際專業服務(MSI) 的國內醫療義診及手術。專科畢業後擔任威爾斯醫院駐院專科醫生。前任職將軍澳醫院創傷及矯型外科部門副顧問醫生,兼任香港大學醫學院榮譽助理教授及香港中文大學醫學院榮譽助理教授。

劉欣安醫生專欄文章